首頁頻道—正文
同事眼中的“老實人”多次挪用公款共計360萬元
2017年11月24日 11:45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同事眼中的“老實人”多次挪用公款共計360萬元

  失控的“老實人”

  2017年3月1日,在同事的驚訝中,江蘇省泗洪縣交通局交通工程處財務科副科長朱澤利被紀委帶離單位接受組織審查。

  經查,2011年至2017年,朱澤利利用職務之便,公款私存,多次挪用公款共計360萬元用于購買理財產品,接受服務對象宴請、收受服務對象款物,最終因違反廉潔紀律和生活紀律受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其涉嫌犯罪問題及線索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朱澤利這個同事眼中的“老實人”,在監管缺失的權力和私欲面前倒下了……

  大權初握,“優等兵”成管賬人

  朱澤利出生在一個普通工人家庭,他從小就明白只有靠自己的努力才能改變生活。從軍四年,朱澤利刻苦訓練,多次受到組織嘉獎。退役后第二年,朱澤利被分配到縣交通局交通工程處工作,端上了人人羨慕的“鐵飯碗”。因為工作踏實,1993年3月,單位安排其轉行做起了工地的報賬員,在組織的高度信任下,朱澤利又擔任了交通工程處現金會計。一個優秀退伍兵在“管錢”的崗位上一干就是24年。

  燈紅酒綠,“老實人”信念坍塌

  剛參加工作時,朱澤利十分珍惜來之不易的崗位,兢兢業業,生怕出一丁點差錯。后來,隨著朱澤利逐步掌握了交通工程處的“財政大權”,工程老板們便開始了各種拉攏腐蝕。開始朱澤利能夠抵擋住各種誘惑,但時間久了,慢慢習慣了老板們逢年過節送土特產、空閑時間請吃飯喝茶,甚至到娛樂場所娛樂。和老板們接觸多了后,朱澤利對他們一擲千金羨慕不已,與一些項目經理勾肩搭背、稱兄道弟,觥籌交錯、紙醉金迷也成了“很有面子、很風光”的事。自律的防線一旦失守,原則底線也就拋之腦后。

  據執紀審查人員介紹,朱澤利和交通工程處的其他人員多次接受項目經理王某某、羅某某等人安排的吃請、唱歌、洗浴桑拿等娛樂項目。

  監管缺失,“土會計”不能自持

  交通工程處的現金流量少則幾十萬,多則上千萬,如此巨大的現金流量就朱澤利一個人說了算,沒人監管,這為朱澤利后來的嚴重違紀埋下了禍根。

  朱澤利接管交通工程處賬務時,交通工程處的款項就一直在對公賬戶以外的私人賬戶上運轉。不懂財經紀律的朱澤利獨自承擔起現金出納、記賬、印章保管等幾項工作。漸漸地,交通工程處的賬務成了無人監管區,錢怎么收、怎么支朱澤利一個人說了算,賬面剩多少錢也只有朱澤利一個人知道。

  用朱澤利的話說,“我怎么用,用多少只有我一個人知道,換誰都會動心的。公款存放在私人賬戶,沒人看、沒人管、沒人問,時間長了,感覺就是自己的”。

  據執紀審查人員介紹,后來有些了解朱澤利情況的銀行工作人員也主動找上門來,請求朱澤利幫助他們完成攬儲任務。而朱澤利也是夠“義氣”,能幫的都幫,自己順便也撈點可觀的利息。

  朱澤利在懺悔書中寫道,“從2011年4月開始,單位所有的資金都保管在我手里,沒有人監督我,偶爾領導會問我單位還有多少錢,根本不看銀行賬單和資金走向,全憑我一人做主,要是能有人及時監督和制止我,就不會發生這些事了。”

  肆意妄為,“財神爺”身陷囹圄

  欲望的閘門一旦打開,便一發不可收拾。沒有監管,嘗到“甜頭”的朱澤利真的把公家錢當成了自己的錢,開始肆意妄為:他利用掌握撥付工程款的便利,在項目經理提出資金緊張的時候,借款給其使用,收取高額利息;用公款購買理財產品、國債,存定期存款,利息收入囊中;將項目經理上交的8.6萬元工程質檢費直接占為己有;將個人在中國銀行、建設銀行辦理的信用卡均與存放單位資金的賬戶捆綁,個人產生的費用直接從公款中劃扣……

  貪如火,不遏則燎原;欲如水,不遏則滔天。朱澤利最終將自己送上了不歸路。(金雅秋 馬亮)

編輯:孫婷婷

广西快3和值推荐码